建筑大师:不读诗的建筑师不是好的画家

他是全球50余座大型机场的设计者,作品中包括戴高乐机场和北京国家大剧院,我们在广州见到了他

我相信在传统和新的创造之间是没有任何矛盾的,而新的创造可以说是传统有逻辑的历史性的发展。我刚才也讲到说,我们一定要有勇气去创新和创造,但这种创造,这种勇气并不是一种无意识的、没有任何责任感的勇气。这种勇气是说我们要能够脱离原来的束缚或根基,去寻找一些新的事情。比如说有朝一日我们会长大,会离开家庭,离开父母,去寻找你新的生活。
历史不会停下脚步,也不会回头看自己的过去,只会一步一步坚持地走下去。
界面:您创作的很多建筑都是很恢弘的,我很好奇您会怎么设计自己的家?
安德鲁:不可能设计了。我直接买了一座古堡,一切设施齐全,就不用自己再建了。偷懒的做法。我在为别人建造房子的时候一直都是非常挑剔的,而且非常勇于做一些设计,但如果是涉及到我自己的房子,我觉得没必要那么挑剔。因为我感觉那就像给自己写信一样,“我亲爱的朋友……”
来自《界面》报道  何丹琳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8-01-18 12:00: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