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解你的命运,从这两个字开始


《懂得爱》这本书,提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概念,但其中一个不太起眼的名词,给我很多思考:连接。理解你的命运,也是从这两个字开始。
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和完美连接,但却不愿意和完美以外的世界连接。
问题在于,为什么完美才是美好的连接?
我们都觉得生是一种美好,但从未想过,为什么死不能是一种美好?
是谁规定的,生命中发生的种种事情,哪些是美好的,哪些是不美好的呢?
我所理解的“连接”是分三种的:
第一种是非人的连接:也就是将他人物化的连接,比如独裁者、自恋者: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”,当一个人成为像癌细胞一样的存在的时候,他也就失去了和自己的连接。
第二种连接是有限的连接,也就是半人半物的连接:比如有时我们会和这个社会有很多的连接,但和自己没有连接:比如高度社会化的人,在事业上非常成功的强人们,但却很早就罹患身体或者心理疾病,很难在亲密关系中获得爱;
或者相反:和自己有很多连接,但却和这个世界没什么关系,比如很多艺术家、小说家,他们可以为自己创造非常美好的幻想王国,但却封闭了和外界沟通的大门。

第三种是全面的连接——人性的连接:我们可以共情自己,也可以共情他人,我们可以爱自己,也可以爱他人,两者是可以兼顾的。
不同的连接,给我们带来的幸福度是不一样的。
第一种连接:
连接大于一切,是存在感的来源

这些墙很有趣。刚入狱的时候,你痛恨周围的高墙;慢慢地,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;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。这就叫体制化。
——《肖申克的救赎》
在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,一个在监狱里被关了几乎一辈子的老囚犯被释放出狱,当他终于得到了渴望的自由以后,他忽然发现,自由的世界里,他找不到连接感了,他已经被“体制化”了。这个连上厕所都要跟上级汇报的老人,无法适应这个不需要汇报的世界了。最后他选择了自杀。
当他被关进监狱的时候,他是多么渴望自由;但当常年的囚徒生涯,让他的存在感已经和铁窗生活牢牢生长在一起,以至于离开这种非人的环境,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精神的死亡。
如果你想拯救一个瘾君子,拯救一个人格极度扭曲的人,你要想想,离开他所依赖的让他痛苦的生活,是不是会让他更痛苦?
很多时候,我们是用一种更轻的痛苦,来替换更可怕的痛苦。
连接大于一切,连接是我们的存在感的来源。
比如说,你从小就跟家里人吃臭豆腐,当常年未回国的你在美国的街头忽然闻到一股臭豆腐味道的时候,你甚至都热泪盈眶——此时臭豆腐击中了你的存在感,哪怕你在美国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在中国的时间,但你少年时代的认同是无法被美国的三明治取代的,臭豆腐的味道里藏着你的存在感。
只有在这刺鼻的味道中,你才是你。
而在一片香风中,你虽然感觉到非常美好,但你却不是你。
我的一个朋友,他是典型的凤凰男,凭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,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着父母住进大房子,让佣人们伺候他们,但他的父母勉强住了半年就说什么都要回去。
他的父母是见了电梯都要害怕的主,更不要提这些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的美食和美好的住宿环境,以及伺候他们的佣人们,他们会和佣人一起争抢着做家务,因为那会让他们感觉还在活着。
最让他崩溃的是,有一次他竟然看到他的爸爸偷偷从垃圾篓里捡回剩饭吃,他最深恶痛绝地就是吃剩饭,所以他让佣人把所有的剩饭菜都倒掉,这在他父母看来是非常作孽的事情,半夜里,他爸爸偷偷起来从垃圾里把剩饭菜捡回饭盘里,藏在冰箱里,趁他看不见的时候,悄悄消灭掉。
他终于明白:他想要给父母的幸福,父母并不认为是幸福。对父母来说能吃一顿剩饭菜,就是一种幸福,做家务累到腰酸腿疼,就是一种幸福。
这就是他们的存在感,这就是他们的连接,做穷苦的老农就是他父母的连接感,在这个定义的世界,他们能找到所有的存在感,在做“老太爷”的世界里,找不到了。
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总是要过一种悲惨的生活的原因。
第二种连接:
只要向前走,总会有光亮的
第二种连接是有限的连接,她是有可能往全面的连接发展的,这就像是在山崖中的石缝中生长的松树一样,虽然条件恶劣,但起码是有足够的土壤的。

人的价值,不在于他得到什么,而是他可以给予别人什么。
——《被嫌弃的松子一生》
有一部电影叫做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,说的是一个女人潦倒失意的生活,她不断被爱人锁弃,被这个社会所伤害,最后,被一群无知的顽童杀死。
她的命运为什么如此悲催?
看看她的童年就知道了:从小她就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,妹妹的病吸引了父母所有的注意力,爸爸终日里愁眉不展,她就好像生活在空气之中,有一天,她无意中大笑了一下,爸爸被她的滑稽逗乐了。
于是这就成了她和爸爸的一种默契:每当她看到爸爸愁眉不展的时候,就会用滑稽的笑容逗爸爸,爸爸十有八九会笑起来。可惜这样的时候总是很少,除了那一瞬间爸爸对她的关注,其他时候,她还是像一个木偶一样,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她能收集到父亲的爱,永远都是杯水车薪,这是另外一种痛苦,如果说完全非人性的连接让一个人完全放弃了人世间的温暖的话,那么这样不连贯的,稀薄的温暖,是让人生活在绝望的希望之中。
这样的一瞬间的温暖,成为她一生的主题,即使是后来在恋爱中,她也会一直问男友:你爱我吗?男友说:爱。你爱我吗?男友说:爱。你爱我吗?男友说爱,直到有一天,男友受不了,弃她而去。
她在内心99%都是黑暗和绝望的,黑暗告诉她:这个世界是没希望的,没有人会爱你。
但那1%的微光会倔强地说:不,我看到爸爸的微笑。
然而,最终那1%的微笑,也会因为成年后的各种打击而慢慢熄灭。
曾经有一个来访者跟我说过:
我的人生就像是一个永远走不到头的隧道,我一直都跟自己说,会有走到头的那一天的,会有光亮的,终于有一天,发现在这些隧道中还有其他的朋友,比如很多和我有同样感受的同类,我们互相安慰,这些都是我生命的烛光,虽然微弱,但起码让我觉得这样的夜路,我不再孤独。

第三种连接:
我们可以爱自己,也可以爱他人

在这有70亿人的地球上,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,这样的概率会是多少呢?此时此刻,说不定奇迹将会发生在我身上。
——《请回答1994》
这样的连接,世间罕有。因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渴望着“物化”。
我们都希望自己做一个婴儿,让他人做父母,来照顾,来爱自己,而自己不愿意放弃梦幻。
梦幻总是会诱惑我们,让我们希望已经发生的,可以未曾发生;已经创伤的,未曾创伤;已经失去的,未曾失去。
我们可以刻舟求剑,这样生命就会完美。
因为这样的企图,我们就不会放弃恩怨,就不会放弃痴恋,就不会放弃对过去的念念不忘,对长大的心怀畏惧。
很多人都跟我说,为什么我要原谅父母?为什么我要有这样的父母?为什么我的父母从未抱过我?从未对我微笑过?从未跟我说过一句暖人心的话?为什么对别人那么轻而易举就拥有的,对我却是一种奢望?不公平!我要的并不多啊,我只是想要每个人都拥有的,这难道很难吗?
我们都希望和完美连接,但却不愿意和完美以外的世界连接。
问题在于,为什么完美才是美好的连接?
我们都觉得生是一种美好,但从未想过,为什么死不能是一种美好?
是谁规定的,生命中发生的种种事情,哪些是美好的,哪些是不美好的呢?
拿狼的标准看羊,羊的生活简直就是地狱;拿羊的标准看狼,狼的世界是多么的可怕啊。你觉得西藏人活得很苦,可是你到了西藏,发现那些有信仰的人,日子过的虽然苦,可是内心多么的淡定,充满了幸福感。
我们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体验设置这样那样的标准和界限呢?
每一种界限和标准后面,其实都藏着一种恐惧。
比如,我们害怕哀悼,害怕丧失,害怕“落棋不悔”,害怕除了和父母结怨以外的人生,我们不愿意看到在那些所谓的伤痛的日子里,我们的生命以痛苦的方式获得了哪些成长。
我们所有人都在努力地寻找着如何中和生命中的那些分裂的存在,我们以为我们可以超越一切,但其实都是冥冥之中宇宙之网的某个连接点。
当我们可以找到这样的连接的时候,我们就找到了根,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立体的存在,我们和自己连接,我们和原生家庭连接,我们和我们的民族发生连接,我们和整个人类的命运连接。
最终,我们是人类文明进化树上的一个点,由所不知名的宇宙规律所编织,我们顺应它,完成它,成为它,也就走完了皈依之路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05-27 23:43: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