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资者大多输给了人性的贪婪和恐惧

[摘要]“人跟自己的心理做斗争的时候往往是弱者,是失败的一方,所以才会亏那么多钱。”

“卖方分析师的价值通过《新财富》排行榜实现,而买方分析师的价值,要靠自己在市场中实现。”
股市分析师是个不好干的行业,因为所有观点都会被记录下来。杨德龙是个勤奋的人,电视、报纸、个人微博和博客都记载了他的观点。在博客上的一篇文章中,他在6月份依然看多,例如“5000点是牛市中继站”、“改革牛行情稳步推进”。
“我在5月份提示过风险,要投资者降杠杆,把利润或者本金取出来”,杨德龙表示。但从公开资料上看,大多是分析师们唱多的声音,杨德龙认为,这是因为劝别人卖股票,所担的风险太大。
这一年更让杨德龙笃信一些指标的有效性,基金发售情况就是其中之一。杨德龙向证券时报·莲花财经( ID:lianhuacaijing )记者表示,在牛市末期,基金发行量往往是爆发式的增长。反之,在今年八九月份的时候,基金发行极其低迷。
杨德龙称赞了基金的作用:投资基金的投资者比自己买股票要赚钱,今年基金收益平均有30%-40%,收益超100%的基金有几十只,但是投资者自己炒股票能赚钱的非常少。基金还有流动性优势,即使下跌最厉害的时候,基金赎回也没有停止。
从整体来看,基金特别是像南方基金这种机构,偏好的都是价值股,下跌幅度不大,后面会涨回来。
杨德龙表示,在9月份积极看多,有些基金经理开始认同这个看法,基金仓位加高,10月份很多基金达到88%以上的仓位。
人性
回过头看,基金一天卖上百亿元需要抽签时,正是风险最高时,基金一天卖几万元时却是风险极低时。
这就是人对恐惧和风险的认识,和真正的风险相反。“在股市高点的时候,基金一天卖上百亿,市场已经到了非常疯狂的地步,当时投资者认为人人都能挣钱,觉得没有风险。”杨德龙称,“基金发售与股市情绪有着密切关系,屡试不爽。”
杠杆、踏空等都是投资者克服不了贪婪和恐惧,害怕踏空是一种难解的心理现象。
其实踏空总比被套好,一旦投资做错就亏损,但是如果错过只是没赚到钱。“人跟自己的心理做斗争的时候往往是弱者,是失败的一方,所以才会亏那么多钱。”
这也让分析师承担很大压力,“比如说有的股票天天涨停可能不会难受,但是如果自己卖的股票天天涨停,那种难受程度极其高。如果听了你的策略别人卖了股票又涨停了,会对你非常不满。”
杨德龙回想起5月份做报告的时候,提出投资者尽量做三件事:第一件是去杠杆,把借的钱还掉;第二部分是去利润,把赚的钱提出来;第三点是去本金,把本金也要取出来。如果能做到这三步的任何一步,投资者在下跌的时候,损失都会大大减少。但是能做到这三步的人非常少,因为在这时候这种狂热的情绪使得人们不愿减仓。
杨德龙表示,基金公司都是基金经理负责制,每个基金经理是要对自己的业绩负责,侧面观点只做参考,“并不会我认为风险高了,就要减仓”。
基金经理还面临排名压力,也担心踏空,“比如到4000点的时候就已经很贵了,大家都知道后面的上涨属于牛市的尾巴,但可能这个月市场又涨了1000点,仓位降下来排名就比较难看。”
杨德龙一直不建议投资者进行杠杆交易。他认为一旦加了杠杆,时间就不是投资者的朋友,而是敌人。“凯恩斯说过,任何资产都会回归理性。但是,投资者往往等不到回归理性的那一刻。如果今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就被平仓,10月份的价值上涨跟他就没有关系。 ”
杨德龙表示,“华尔街有句名言,在市场不是看你赚多少钱,而是看你活多久。杠杆往往加快了投资者离场的速度,而不是积累财富的速度。”
策略
在杨德龙的新浪博客首页,一位网友热情的留言:“德龙:你好!你是咱们夏邑的骄傲。”
这和杨德龙的经历有关。杨德龙回忆道,在河南考大学非常不容易。杨德龙是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第四个考上清华北大的人。
有意思的是,杨德龙上了清华,也上了北大。当年考上清华大学,他发现对所学的机械专业并不喜欢,对这门课程的成绩也不满意。临近毕业,杨德龙觉得金融业未来会有大发展,自学半年后,考上北大光华学院研究生。第二年被选为金融班的班长。“入学时我大概是十几名,毕业时的学分成绩是第三,被评上了优秀毕业生。”
杨德龙具有强大的自学能力和严格自律精神。理工科背景锻炼了他的逻辑思维能力。从行业研究员到策略研究员,得益于他在公司会议上的表现。
“招我进来的领导听我会议上的发言,认为我有做策略的能力。一个管理上千亿资产的基金,需要策略分析师。”杨德龙如是解释他为何会走入此道。
这也让杨德龙承受巨大压力,因为市场波动很大,杨德龙的工作是分析大盘,看市场的走势,难免有时预计不准。在牛市,心情等各方面都很好,在熊市时就很痛苦。“比如今年上半年大盘的上涨和随后的股灾,心情波动也很大。”
“金融行业的压力应该是其他行业比不了的,但是收入还是挺高,这是相辅相成的。”杨德龙表示。
杨德龙2006年加入南方基金,先是做汽车行业研究员,后来又做宏观策略研究。杨德龙表示,有了宏观策略的大视野,再去做投资会得心应手一点。另外,做策略容易让市场记住。
在杨德龙的眼里,做策略的难度不小,需要对宏观经济很了解,也要对市场有灵感,能够判断到市场的转变。虽然也看短期的波动,但主要是对大趋势的把握。
一般而言,买方分析师是很低调的,因为只需要为所在基金公司负责,杨德龙不。他建有一个微信群,群成员马上要达到500人的上限,里面都是媒体人。
这位现任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认为,卖方分析师的价值通过《新财富》排行榜实现,而买方分析师的价值,要靠自己在市场中实现。
杨德龙长着一副天生正派的面孔,头发偏中分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适合在电视上侃侃而谈,本人要比视频上显得年轻很多。
杨德龙是中央电视台、凤凰卫视、深圳卫视的财经评论嘉宾。他见惯了媒体,语调始终平和。访谈一开始,他就花了不短的时间一口气完整复述了大盘这年的情况,以及他在每个阶段的观点和做法。
杨德龙的微博粉丝有几万人,新浪博客点击量多的也有几万个。对常人而言这个数目颇高,但对一个谈股票经常上电视的人来说,这只能说明粉丝群体还小。杨德龙说话中规中矩,一直不是话题人物,“我在基金公司工作,对市场的观点不能说得太过。”他解释道。
趋势
如何去预测市场的泡沫?杨德龙认为,基金发售情况是一个重要参考指标,另外一个是A股市值与国内生产总值(GDP)对比,也就是证券化率指标。
杨德龙称,市值和GDP的比值一般是1的时候相对合理,比值上升到1.2的时候,一般被认为是合理的上限,但是到两倍肯定是属于泡沫。现在GDP基本上是60多万亿,A股市值大概是50万亿左右,50万亿再上涨20%,也就是说涨到4300点左右,市值比GDP的比值为1,属于合理区间。若股市再上浮20%即5000点左右,比值就在1.2左右,也是合理区间的上限。
这次泡沫破灭,横扫一批中产阶级,结果令人唏嘘不止。
市场上有些人及时收手了。上证综指3000点时,他一个朋友1000万本金用了10倍杠杆,两个月时间赚了1亿元,买了套别墅休息了。但更多的是悲惨故事。比如一家著名券商一位客户,20亿元本金2倍杠杆融资,最后爆仓还欠券商交易费数十万元。一个银行高管拿2000万元本金加杠杆投资,在爆仓前两次借朋友钱补仓,现在血本无归还欠朋友1000万元。
杨德龙认为,A股和华尔街有很大不同,A股是一个散户比较多的市场,而且情绪化严重,股市波动性也大,甚至可以说在A股靠α赚钱比较难,大部分人都靠β赚钱,α赚钱就是选上市公司的能力,少数人能做到,β是波动和趋势。
中国股市赚的是趋势的钱,就是在牛市的时候满仓,熊市的时候空仓。这种趋势怎么判断?杨德龙认为,很多时候是靠市场的感觉,靠经验积累,“历史不会简单重演,但往往有相似性。”
杨德龙的投资逻辑是自上而下的研究。首先从宏观经济入手,加上对政策面、资金面的分析,以判断大盘的走势,然后根据大盘趋势选择行业轮动,再选择行业中具有成长性的公司。
(证券时报)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1-18 18:15:41